惡孰亦善」,在唐津署的公關室裡,高掛著這麼一幅字畫。簡陋的廳堂內擠滿了聞風前來的記者,『抓到那個殺人兇手了嗎,到底誰是那個惡人呢?』。警察這方,僅放了一支麥克風在台前,還沒有人出來講話。大家議論紛紛交換訊息著,或不安地探頭探腦,各自跟後方攝影記者打暗號。一陣騷動之後,署長出來了。






彷彿得到相同耳麥指令,記者們不約而同地打直身子,像短跑選手一般就定位。『各位.......』,低沉而略緩慢的聲調,從前方講台上那支麥克風送出來,署長略停頓一下,『各位先進,偵辦三瀨嶺殺人棄屍專案小組成員,連日以來的鍥而不舍,在僅有微薄跡證,剝絲抽繭,虛心求證下,終於順利逮捕到這名惡人,順利偵破本案。一口氣講完,署長不再開口。大家聽出話中有話,凶手是誰呢?


『大家一定想要知道惡人的身分吧? 案情中所出現諸位人士,都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只是.......。』


記者:『只是什麼.....!!』

署長笑笑,『這也是我開這場記者會的目的,我想讓大家來猜猜,惡人是誰? 』。難得這麼小小平靜地方,出現社會版重大刑案的終結,署長不想錯過總是平淡警察生涯裡,可以數得出來的興奮機會。


大家譁然~『又不是閒閒沒事幹』諸如此類,類似的抱怨,卻又礙於想要趕緊挖出答案好回去趕晚報頭版,只好按耐住個人情緒,工作擺第一。


署長見大家沒有意見,笑笑,『好了,我閱人無數,也修過犯罪心理學,你們可以發問,從我的話裡去推敲拼湊,誰是惡人,誰又不是惡人。』



記者A先聲奪人: 『請問那個叫增尾的大學生是怎樣的人...。』


署長 :『增尾這個年輕的紈絝子弟,帥氣有錢,仗著家裡經濟背景的優渥,自以為什麼都是可以辦得到,也沒有可以失去的事物,用瞧不起人的心態,嘲解別人的悲傷之不當一回事去,說穿了,連該珍惜的想法都沒有,又怎會去在意其他人的人生,別人的死活呢?等到他在逃亡,躲進桑拿裡的這些日子。他才發現!他不是什麼都是可以用錢辦得到,他跟大家一樣,隨時隨地就會失去這所有一切。可惜的是~增尾不是這現象唯一的一個,也是映照出我們當今都會年輕人的處世態度。 』




記者:『我聽說被害人佳乃的父親佳男,曾拿著把手,跟蹤增尾並襲擊未果。』



署長:『這個老父親,原本有個音樂夢想,卻意外讓女友懷了孩子,被迫放棄夢想,回到家鄉接起理容衣缽,也因為如此~他把全部希望寄託在獨生女兒身上,卻只是一味給予,卻不懂得如何跟孩子溝通,久而久之~親子關係變成疏遠,連女兒何時走偏了,他跟妻子兩人渾然不知地被蒙在鼓裡。等到女兒出事了,大家的接頭耳語,他才明白自己早已經被動放棄女兒很久了。也因此~他無法接受真相,只好再一次地選擇把心中那個乖巧女兒的不幸,全怪罪到那個戴她上深山兜風,卻又踢她下車的增尾身上,想殺了他替女兒報仇。』


記者:『這麼說來~被害人佳乃一心嚮往熱鬧都會工作,都是想要逃脫平凡的家庭的關係嗎?』



署長:『這個被害人佳乃,是個很有意思的個案。在她沒有幾個要好的女性朋友眼中,條件普普的她,是個愛情生活相當精彩的人。對每個地下男伴總是一副可有可無的驕傲與數落,把彼此的肉體關係,當作一場場的金錢買賣。這些交友網站來的男伴不是不知道她的目的,但~既然都是要花錢買感情、買性,就像那個補習班老師林說的,她比其他女性懂得該挑選他們這群寂寞成分係數破百的單身男性,知道用崇拜的眼神,讓這些條件不優,甘心喝下一碗碗有毒迷湯,醉在自己築的短暫情愛裡,讓對方折服。只是~這回她是遇上心儀的優質對象,卻忘了自己一直以來,想要隱藏自己那粗鄙自卑的一面,惹上殺機。』




記者:『所以~佳乃是自己自甘墮落,不懂得珍惜自己,讓父母蒙羞的女生。』



署長:『話也不是這麼解釋。在人生成長過程中,她只是需要引導,而這個引導的角色,她的親愛父母並沒有完全負起,一次又一次地讓步,順從,非但沒有盡力把她一身沾染了都會人特有的孤獨和鄉愁抹去,反而讓這些年輕異鄉遊人的心變得越來越冷漠,最後! 孩子就像斷線風箏一般~後悔也來不及了。 』



記者:『那麼為何你們也同時鎖定那個長崎市郊土木工人青年祐一呢?看他沉默寡言總是很安靜,不像是嫌犯呀。』



署長:『嫌犯會在臉上刻上我是殺人犯印記嗎? 大家搖頭。『事實上~他也是佳乃當天失蹤時,約定要見面的地下男伴,卻陰錯陽差地,眼睜睜地讓佳乃坐上另一輛,比他的白色skyline還要招搖多少倍的跑車。大大打擊了他的自尊心,有激起他不可服輸的鬥志。就像他的國小好友一二三說的,祐一是把所有想法都放在心頭的人,一但有人對他好,他就會一股腦地默默付出,一心一意只為對方好,卻不知道這同時也會造成對方的壓力。如果對方不是真心待他,那麼~他也只好躲在一角療傷,痛~不會喊出來。


這樣的壓抑個性,源自出他不完整的家庭。一個總是搞不好自己生活的媽媽,最後也遺棄了幼年的他,把他丟給老邁的外公外婆撫養成人。他卻選擇原諒的他的原生母親,用自己不說明白的方式:在成長的歲月裡,他只要想著~兩邊都是受害人,那就公平了,去原諒她,對母親是這樣的態度,對前幾個喜歡的人、美保、佳乃,還有最後跟著他逃亡的愛人光代,一直都是如此。因此~一直不懂孩子想法的母親,原本還對孩子有不負責任的虧欠,現在卻被他每次見面,就伸手要錢的無賴舉動,逐漸地感到厭惡到極點了。他的母親這麼對我說著,不要再說只有她孩子是受害者,她也是受害者。』





好了~你們也許已經猜得出來,誰是這次案件的殺人犯,但~惡人,誰又是惡人呢...這些所謂被害者跟加害者,孰惡、孰亦善呢?





書名:惡人
作者:吉田修一(Yoshida Shūichi)
譯者:王華懋
出版:麥田出版
出版時間 :預計 2008年10月31日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