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依舊是無法饒怒的存在,我才不要她們浴火重生呢,我會永遠守住著那段淒美的故事,所以~消失吧,快從我眼前消失吧! 』 --樽人。


樽人對著眼前,已經厭惡了幾十年的夕陽,總是義憤填膺地咆哮著心頭的正義情緒,但是~他也明顯聽到另一自私的聲音正勢如破竹般,衝出他封閉已久的內心世界。


書名:蘇格蘭警場愛情遊戲 (Scotland Yard Game)
作者:野島伸司(Nojima Sinji)
出版:皇冠文化
出版時間 :2008年。11月07日




男主角樽人是個遺腹子,在年幼時一次目睹母親悲從中來的氾濫情緒,他暗暗發誓!永遠守在守寡母親身邊,要當個乖孩子。直到他在深夜漫咖,遇到了一個無法忘懷在事故死亡戀人的女孩小杏。再一次從女孩的身上,看到了當年失去摯愛的母親,以及無助地站在母親身邊,那個四歲的他,讓他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女孩,卻明白自己即將變成只能靜靜守候女孩的人。而剛到外婆的蛋糕店工作的青年夏彥,自告奮勇擔任起這場變相地「蘇格蘭警場愛情遊戲」_杏仁塔之戀的愛情軍師,有效期限是24天。



就像談一場遠距離的愛,再怎麼遠的距離,第三者,還是有機會贏得男、女主角心頭那個最尊位。但~如果對手是遙不可及,永遠不會消失、也不會年華老去的的靈魂,就像盤據在山頭,總是揮之不去的雲霧,那麼~又有多少人自信能百分百打贏這場愛情爭奪戰? 我想~大部分的人會畏縮,會不戰而降,會有眼睜睜地放任對方陪葬愛情的無可奈何,追根究柢,不過是傳統延續下來的父權至上的自私,染指了愛情的真正美好。


愛人,突然間,來不及道別便離開人世,在世者多半會選擇陪葬愛情的心態活在這世上。周遭沒有人會覺得這是不道德的,就像「貞節牌坊」一樣,夫婿病痛或是意外死亡、硬生生切割了夫妻情,多少女人被迫這樣收藏起情欲,含辛茹苦地拉拔孩子長大,只為得到一坊,冰冷石塊堆砌而成的牌坊,彰明此女守貞不二夫的決心,我卻認為~那是對女權的一種極致的踐踏。如果每段愛情都這麼值得歌頌,需要用一生去守護已經離開人世的靈魂,為何不見歌頌男性貞節牌坊?


想~世人絕大部分所歌頌的愛情都是悲劇,是那種兩人之間的情感是分外無暇、還要加點極致虐待心靈的折磨因素,才夠迷人。越是殘缺的愛,就像義無反顧的殉道者,越著荊棘礫石,匍匐前進,越讓人有犧牲大無畏的動容。但是~那只是我們將悲觀人性的一種轉移到他人身上的發洩,卻決定這就是愛情的偉大,這是病態的,也是不道德的。我們不都希望能擁有愛情帶來的幸福,卻又用高道德牽絆,阻止別人追求新愛情的寄託呢?




就像女主角小杏,守著一方已經失去愛情光芒的黑暗三年,表面的她,可以工作、可以說笑,但是~旁人的同情、審慎的關懷,無形壓力下,早已經幫小杏在心底築起一道「貞節牌坊」,讓她不敢去真正面對自己的未來。而已經被時間不自覺地美化再美化的愛情記憶,伴隨只有一個女主角,是她一個人的愛情城堡,是逃避,也是罣礙。樽人只能在巨大高聳的牆樓陰影下,不忍她繼續枯萎下去,又渴望擁抱小杏的全部,一顰一笑只為他,卻又害怕自己最多只能是女孩情感代替品,不過讓這座愛情城堡內多點人的氣息。不想當聖人,也不想當罪人的他,又該如何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呢?



作者野島著墨不少在樽人跟夏彥之間,談論男主角-女主角這場,似有希望、似無希望的杏仁塔戀情,巧妙地用了第一人稱、第三人稱不同立場,來檢視每段生死之戀,當事人無奈心情,以及遭週不關事己人的心態,用宗教輪迴觀點切入,鼓勵當事人應該早點走出來。


真正的愛!是要幫對方贏得幸福,就算自己不在了,那份心情,理應當不變才是。當愛人在一方總是微笑自己的生活,那是愛情的真正幸福吧。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