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帶孩子經過公園一隅,公園椅上靠著一個衣著襤褸的中年遊民,屈著一隻腳,垂頭喪氣守著好幾包,裝著應該是他的所有家當,兩眼無神地望著前方綠地鳥兒啄食追逐。


『媽咪~阿公沒有洗澡,衣服黑黑的』。妍拉著我的手,比比那個遊民阿公,孩子直率的話語,音量之大,遊民阿公沒啥反應,反倒是我有些不好意思。

『恩~那個阿公沒有家,所以不能跟妍妍一樣,可以回家天天洗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媽咪佯裝沒事,一面腳步略為加快,帶孩子快快離開,一方面告訴孩子他們有家可歸是多麼幸福。『為什麼呢?』, 孩子不明就裡,『那個阿公為什麼不回家呢?』



家~除了是遮風避雨擋寒住所,裏頭的家人~更是讓家有了溫暖的元素。人可以獨居一陣子,但不見得可以擁有一世的快樂,一個人可以自由自在,但又會覺得似乎缺少了點什麼。


孩子的想法很簡單,回家就可以洗澡、吃飯、睡覺。在大人的世界裡~卻有著複雜因素,讓單純的回家,卻不見得那麼容易實現。




----------- * * * -----------



  

小紙箱 (Petit Carton)

作者/譯者:傑侯姆‧胡里埃(Jerome Ruillier)/ 周逸芬     出版/和英出版


作者使用小紙箱的黃色拼貼,簡單的幾筆素描與黑白色彩,試圖讓人們對於遊民、獨居的人,勾勒出一個富有哲思的心靈感觸,是一本清新有創意的繪本書。


[繪本簡介]





小紙箱住在大街上,每天漫無目的、四處飄蕩、自由自在。飛上了天,成了飛機與鳥追逐。掉進了河,又變成了小鴨與天鵝嬉戲,在大街上,變成不同的玩具,與孩童玩耍。可是~天黑之後,等大家都回家,小紙箱又成了孤零零一個人,沒有人在乎小紙箱的存在,也沒有人會關心它。


就這樣~小紙箱覺得越來越寂寞,越來越不喜歡自己,躺在大街上,不再與人親近,漸漸地,大家也忘了小紙箱。






一天,大風刮起,把角落的小紙箱吹到十條街外,剛好落在一個流浪漢頭上。『哇~好棒的一頂帽子,有這個小紙箱真好』。流浪漢摸摸頭頂上的小紙箱,『我要帶著你一起生活』。


這個流浪漢,也是居無定所,孤單一個人過日子。自從小紙箱進入他的生活之後,去海邊、去公園,去搭車,不管去哪裡,都會看到小紙箱流浪漢形影不離著。兩人建立起像家人般相扶持的情誼,彼此重新找到生活的重心與意義。


『有你真好』,流浪漢輕聲對著小紙箱說。




----------- * * * -----------



遊民為都市化之產物。因為都市之匿名性、謀生較容易所形成之吸引力,在都市發展愈高的地方,遊民問題易見嚴重。小時候~對於遊民,因為一身的髒亂,還有那眼神,總有著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很怕他們會對自己怎麼樣。長大以後~從一些研究報告理,對於遊民,有了更深入的觀點,也多了慈悲想法。隨著社會的變遷,現在的遊民問題,不再只是單純的生活不得溫飽所致,更複雜的城鄉貧富拉距化、失業、人際、貧困傷病等社會、家庭問題,增加了遊民人口,甚至~年齡層也越來越有年輕趨勢,不再是年老失恃者的專利。


遊民就算放逐自己,一人在外面環境中消極地維生著,但,孤單不會因為他們是一人就放過他們。比其他人更多了鄙視、厭惡、懼怕的眼光,更加深了晦暗的孤獨感!


相較之下~遊民比過去受到許多公益團體關懷、資助,但卻很難真正的了解到自己的所在價值與生命意義。我們從根本著手,了解是怎樣的因素,讓一個人放逐自己,放棄了同人一起生活奮鬥的動力,畏縮在社會層下陰暗的角落喘息著,才能幫助遊民重新找回更積極的「生而為人」者存在價值。






----------- * * * -----------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