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的守護者累了,而進攻者卻越來越年輕,四次、十次,他們會試到成功為止....。』  -by 羅蘭.高蝶


上城堡守護者_薩爾瓦多皮拉皮艦長,越看越覺得他的船像是一條可怕的海上母狗,出於一種習慣、疲憊,抑是惡意,對著海浪狂吠。然而他的眼底光輝卻越來越黯淡,與非法偷渡客閃爍的希望之光,成了強烈的對比,他所奉行之一切道德信仰都在崩塌當中。




馬森巴羅的影子》(ELDORADO),是一個「執法者」與「非法移民」之間對立的立場,所引爆出來的生存價值故事。從中東、非洲貧苦大地來的偷渡難民,為追尋活下去的價值,與實踐夢想、遠離貧窮的信念,偷渡到歐洲路線,「義大利」和「西班牙」是最主要的歐洲大陸門戶。他們能做的只是逼迫自己雙足不斷前進再前進,努力呼吸著,就是他們貧瘠生命裡全部的盤纏。儘管未知的前方是如此得讓人恐懼,還有殘忍的仲介販剝削,前進充滿了陷阱、骯髒、暴力和欺騙,考驗人性脆弱但美好價值時,但希冀逃離有如泥沼人生的渴望,是他們天邊所依賴的北極星光。人只要還活著,就有進入「黃金國」的機會。


另一個強烈的支持~在於他們的信仰,遊走於希望之路上,悲天憫人的「馬森巴羅的影子」,是他們渴望遇到的旅途守護神,有了神的加持,將更保證他們移民夢想成真。



皮拉奇艦長,一個負責在西西里海岸,指揮驅逐艦,悍然守護國家大門。一方面負責拯救被遺棄於大海上的非法移民者,另一方面再轉交給陸地上的收留中心,直到他們被遣送回國。皮拉奇鑑長一手扮演「上帝」,一手又扮演「撒旦」的角色,二十多年來,看過每一張清晰但記不清楚的非法臉龐,「法治」、「人道」是他的工作精神,卻漸漸地侵蝕光他完整的靈魂。偷渡客的「天堂之路」是一條佈滿陷阱之路,他也是其中一名劊子手,不過是擁有合法證照的劊子手。毫不留情地、毫無忌憚地摧毀這些黑皮膚人手中微弱的希望。


『既然我給了他們生存的希望,為何旋後順手又推他們跌入地獄去?』,隨著日復一日的拯救、驅逐,化也化不開的生存疲憊,目睹了太多的絕望、悲痛,人性最美好的光輝已經消耗殆盡,皮拉奇鑑長再也無法承受,也厭倦了這樣的日子。最後,他選擇了放逐自己,當一個沒有姓名、沒有過去的流浪者,走向與非法偷渡者相反方向,加入迫於恐懼與生存煎熬的墮落人群裡,一條沒有曙光的旅程,將赤裸裸地面對自己的矛盾,以減輕他內心的折磨,直到死神解救了他。



人類的悲劇,莫過是同時扮演矛盾的角色,皮拉奇艦長就是這樣活生生的本質。身份賦予了他揮斬正義之劍的合法性,卻刀刀刺向這些人生絕望,一心一意想扭轉自己悲慘人生的男男女女,「合法」是說給對方聽,還是掩飾自己的不確信?這樣一個爭議的故事,作者羅蘭.高蝶,始終以一個人應該有權力追求自己的幸福與美好為故事主軸精神,在犯罪與執法的醜陋中,以真實的感情左右了讀者的心。執法者該不該放人一馬?該不該瀆職?偷渡者該不該掠奪、欺詐?我相信~「情」、「理」、「法」與是完全不同層級的問題,不該相提並論,因為諸多傳統情理思維,其實都是法治的障礙。法律是一種生活習慣,更是一種文化信仰。當民主法治社會,一切以律法規範的同時,法律到底是保護弱勢的生存,還是鞏固強勢的權利?


這裡的角色很忠實地反映出人心的脆弱,也反映出了影響社經秩序之外,留下了諸多深刻的自省核心。非法移民勇敢地遠離最惡質的環境,尋找一個快速捷徑,不向命運低頭之餘,卻違背了他人的生存利益時,「情、理、法」優先,還是「法、情、理」優先? 又有多少人可以公正無私地做到「上帝」操弄生死的超然角色?我想~這兩邊拔河的悲劇軌跡不會停止,「執法者」與「偷渡者」之間,誰的信念先動搖了,就是這場生存遊戲的勝利者。








書名: 馬森巴羅的影子(ELDORADO)
作者: 羅蘭.高蝶(Laurent Gaudé)
譯者: 林說俐
出版社: 商周出版 
出版日: 2008/02/26
ISBN: 9789866662003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