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為與不為之間,人的良知都有一把尺...,波蘭人既不會為猶太人冒生命危險,也不會告發他們..。』 _by 黛安.艾克曼


是一段在二次戰爭下,關於人性光輝的大愛故事。一個動物園園長夫人_安東尼娜,柔弱外表下,卻擁有鋼鐵的意志,用她的天生與動物和諧共處的本能,善於與人建立關係,與夫婿園長_姜恩,在華沙動物園區內建立猶太中途之家,共同藏匿保護逾三百名猶太人性命。當時園長夫人所留下來的日記記錄,一個強有力的證明,由作者_黛安˙阿克曼,以動物世界的各種行為細末,帶入這段段讓人感動、傷懷的人性迫害下,不惜性命保衛陌生人之助人高貴情操,詳而平實的文字編排,將園長夫婦的傳奇、勇敢的回憶錄,證明戰亂時的人性卑劣折磨,仍有值得歌頌的大勇、大德、大愛。


二次世界大戰,大概是人類歷史上,最讓人無法接受的一段戰役。在歐洲戰區的猶太民族迫害,在亞洲戰區的中華民族大屠殺,侵略者的貪婪、邪惡嘴臉,被掠者的無助、絕望,交織出是如何荒唐髮指的人性善惡史。當幾十年過去,人事物已逝,隨著當時刻意隱藏所留下的珍貴蛛絲馬跡之一一重見天日,越多人見證當初不為人知的故事。「華沙動物園」故事就是其一。當極權入侵下,一切源自於熱愛生命的意念,更加有力地說明了,人們是如何縮小並瓦解納粹、日帝的「唯我獨尊之世界觀,以及它所造成的悲劇,更加激發了最渺小、最弱小的人,仍有最無堅不摧的武器,那就是「良知」。因為它,得有許多真善美故事,抹去了人性最不堪的獸性,記取殘暴終將滅亡。走出二次戰爭的血淚經驗,不是得以榮耀,而是更謙卑地看待生命,不管是白人,還是有色人種。


德國決定將歐洲地區之猶太民族滅亡,而侵略波蘭只是拔掉眼中釘,不讓猶太有苟活復興機會。希特勒授權他的手下法蘭克,盡量剝削這個地區,把它當成是戰區跟戰利品,殺光老師、教士、地主、律師、藝術家等等所有有影響力的人士,讓斯拉夫民族的經濟、社會、文化以及政治結構化為烏有,短短五年之間,130萬波蘭人被送到德國當奴工,33萬人被處死,華沙淪為廢墟,猶太人又失去一處身家依靠。在蓋世太保的滴水不漏地追殺政策,種種的限制、管制,隔離措施,不讓猶太有隙可逃。不管是追殺猶太,還是管控斯拉夫人等其他非日耳曼人,一樣嚴密。就連與猶太人說話,都可能馬上招來殺身之禍。面對納粹德國慘人無道侵略行為,慘霧的天空是否看得到星空?


波蘭「華沙動物園」園長夫婦_姜恩和安東妮娜,兩個終身與動物一起生活的學者,熟悉動物世界裡是靠著計謀與反計謀而繁盛,尤其是欺騙、虛張聲勢、模擬策略,認為動物行為與人類行為無異。靠著這樣的天賦與專業訓練,兩夫妻甘冒被抄家風險,融入適應各種角色,以熟稔動物本能應付可怕的人性,過程中驚濤駭浪卻有驚無險地,暗中協助並拯救了逾三百名被迫害的猶太人,在我讀來~就像德國古典音樂家卡爾·奧爾夫(Carl Orff)的音樂作品「布蘭詩歌」(Carmina Burana),容易產生共鳴激動的文學傳記作品。



園長夫人捫心自問:『動物只要經過短時間的馴養,就會壓抑掠奪的獸性本能。然而~人類經過幾千年的演化,卻能在轉瞬之間,獸性卻比任何兇猛動物來得更加野蠻?』 ,這段讀來特別有感觸。 諷刺的是~一群高知識、所謂精英份子,如納粹的醫師、學者專家,為了追求純種,趕盡殺絕,屠殺手無寸鐵的猶太人,這樣的信念~同樣延燒到動物世界。對於動物的純種工作,如歐洲野牛,純種的帝王象徵,日耳曼人的榮光象徵,納粹想盡辦法去復育。也因此~當人類文明被戰火燒得面目全非,我們卻能看到波蘭的原始森林裡,仍擁有豐富的生態資源,自然世界生態得以保存。



黛安˙阿克曼描述下的《園長夫人》,講述了在波蘭,一個似乎為世界毀滅之地,也為一個人類生存的精神對立:「邪惡與仁愛」之地的故事,宛如女人版本的「希德勒名單」的大愛傳記,這樣的歷史事實,只會重見天日越來越多。我們進入1940-1944年的波蘭華沙戰時歷史,有動物園的興衰史,也有人類的道德昇華。戰前美麗奇觀的動物世界,自然界生物行為帶給人的精神感官刺激,人類如何與動物取得信任的相處過程。當華沙被侵略後,德軍如何轟炸這塊動物們的世外桃源,動物園裡動物們的倉皇失措,恐懼、絕望不亞於人類。一個個猶太人區、集中營的建立與樣貌,波蘭地下軍與居民又如何對抗德軍,保護陌生的猶太朋友,保衛自己的親人、家園。華沙動物園,有如史詩般的血淚蒼疤,包括無數的光榮、驕傲,充滿了不屈不撓的人文精神,一樣有著美麗的人性在綻放。


「戰爭」破壞人們感官記憶的絕對強度,驅動更深入、更嵌入每一個生活細節,可以玷污所有美的感覺,也可以加強友情、愛情或親情的緊密度,使每個人性事件更難忘懷。場場與佔領軍的鬥智遊戲,在燭影幢幢,人文薈萃的動物園不為人知的世界裡,園外任何風吹草動、暗伏危險中,更突顯出人民忠實、道德信念強於德軍所造成的絕對破壞力,這樣的能力,才是波蘭人再站起來的動力。就像波蘭紅色的盾面國徽上繪有一只頭戴金冠、展翅的白鷹,象徵波蘭人民不屈的愛國精神。愛人的性命跟愛動物的生命是一樣的,這也是園長夫婦故事裡,想要告訴人們勇氣、愛和生存,都是生命的見證。仁愛、慈悲之心不分是對待動物,何況是對待人呢?只是~我們一直想要把動物變得有人性化,為何我們卻又把人性給動物化呢?讀完《園長夫人》,我一直在思索這個耐人尋味的課題。






書名:園長夫人 (The Zookeeper’s Wife: A War Story)
作者:黛安.艾克曼(Diane Ackerman)
譯者:莊安祺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2008年10月09日
ISBN:9789571349275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