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根本不想殺人,我不是天生就邪惡,我做的這些,只是想讓你覺得我更有魅力...。』 _by Morrissey/英國歌手。



個北國小鎮,一個瘦弱蒼白的小女孩,一個飽受校園霸凌的男孩,一個特立獨行的中年人,幾個酒館內男人的生活態度,加上一連串死狀悽慘的命案威脅,串起每個人心角落的喜、怒、哀、樂,將大人的世界與孩子世界之間的對應性緊繃力發揮到最極限,漂浮其上宛如一張表面極薄的霧膜,一個不小心就會造成失控的結果,《血色童話》,不僅僅是一場紅的腥羶,更是一場白的落寞故事告白。

近來~吸血鬼的故事題材正興未艾,一般都是以少年、或是成年人的身軀作為故事主人翁的鮮明代表,諸如Stephenie Meyer 的《暮光之城》系列、Charlaine Harris 《南方吸血鬼》希列、Anne Rice 的《吸血鬼記事》系列等等。而《血色童話》則是童年版的吸血者主角,驚悚與暴力程度,絕不亞於上述作者們的成年版作品。在作者約翰刻意以無暇女孩身軀,住著一個歲月不死的靈魂,讓瀰漫在這股恐懼氣氛之下的是一股委屈的清冷,面對居民的無法猜透的困惑與憤怒,卻不得不為的邪惡,左右了自身的生存關鍵之屈服,把與日月同存的吸血靈魂,繪以一種抑鬱的蒼白色彩。一旦遇到真正關心他的人類年輕個體,長久以來桎梏在內心裡那無法抹滅的前人類傷痛,慢慢得到了紓解,互為憐惜與關愛的純真情感,在不為陽光所祝福的時空裡,展現出一股淡然的憂鬱卻浪漫色彩。


瑞典的高福利制度,卻也因此養成當地年輕人普遍缺乏一種投入生產之積極態度。近年來歐、美金融衰退,瑞典也免不了面臨此場困境風暴,加上人口老齡化,社會、家庭問題層出不窮,許多單親家庭的親子關係,或是失業、不論生產的消極風氣,更是重重打擊這個以往讓人稱羨的福利優質國家。作者約翰以犀利且針針見血的筆觸,把獨霸北歐的瑞典當今所面臨的,甚至也是其他已開發的國家同樣的社會問題,帶入一種但聞驚駭卻不足為奇的驚悚印象。尤以校園霸凌層次裡,單純就是想欺負的沒有理由,盡情展現人類的「邪惡」面,如何摧毀一個無助的幼小心靈。唯一能解救他的,竟然是一名古老的嗜血女孩。


我想~唯有「吸血鬼」具有有如天使的美貌、猙獰尖牙樣貌,同時迷惑人心的神秘邪惡,以及永生不死的靈魂,綜觀整個黑暗世界的妖魔鬼怪譜,吸血鬼可為打遍下無敵手,坐擁無數讀者粉絲,一直為人們筆墨間,所鍾情的傳說生物之一。作者融入這個嗜血惡魔的內心世界,企圖解釋一種長期以來為人們所誤解的弒血行徑,牠們喝血是生命體的機能,猶如一般生物為了生命延續的飲食動作的理所當然。而嗜血魔性儘管邪惡,人心誠然窩藏了與魔性不相上下的慾念,更猙獰可怕的是想讓這股慾念得以實現的邪惡。人可有邪氣,魔也可有良善,作者用了極為對比的種性,強調每個種性的特質多樣性,不能光憑外表去決定結論。而故事引人爭議之處,在於它有一股潛藏性的黑色暴力,會不時地爆發出來。也有一股粉色活力,想要顯現「愛」的威力,同樣能印證在魔身上。瀰漫著血腥悲哀氣氛,遠比明確的暴力更有衝擊性。


不是人人都願意成為一名不死吸血者。作者花了相當篇幅,描寫一個被牙吻沒死,不幸淪為吸血鬼的人類靈魂,在內、於外的種種轉變。當舊的人性特質與心的魔性特質在胸腔內猛烈地互扯、攻擊與掙扎,就像在明亮的陽光下,死亡不斷地被明亮輾過,終而沒有呼吸與心跳而枯萎,一改大家以為吸血鬼生來就是暴力、邪惡、迷幻、玩弄死亡的特質。諷刺的是~它的能力再如此強大,生命再如何堅韌,吸血一族仍無法掌握自我命運的無奈。寒冷、黑暗如此完美的背景,加上一個吸血者與一個被霸凌者,使整個故事更加獨特而生動,《血色童話》,絕對是俊美迷人,卻極度危險的故事作品。






書名:血色童話 (Lat den ratte komma in)
作者: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John Ajvide Lindqvist)
譯者:郭寶蓮
出版社:小異出版
出版日:2009年05月25日
ISBN:9789868456952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