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站在欄杆上,光著腳,身穿白睡衣...張開雙臂,迎向夜色...』。 _by 吉娜.納海。
 

世紀以來,拉比家族女人們所有的榮耀、憂鬱、蒙羞、悲慘、屈辱、隱痛,依舊折磨她們。天使羅姍娜一心一意想給自己女兒莉莉,擺脫有如遭受闇黑詛咒的拉比家族女人宿命,以及得到她一直渴望的自由,那一夜~她飛走了。這不回頭的離去,再度啟動了宿命輪迴,瓦解了母女彼此相互依賴的生命喜怒哀樂。到最後,終究逃不過承受生命巨大悲傷的眼淚,天使不再飛翔,只求「杏仁淚」的救贖。



天使飛走的夜晚》,一個充滿異國魔幻神秘氣息的猶太女性被詛咒故事,帶出一個封閉的異想世界。從拉比身邊的女人「烏鴉和她的女兒們」開始,每一世代總有一個女人得背負悖德墮落行為這樣的命運十字架,一直根值在命脈血液裡,綁了一輩子,綁了幾世紀。母親們惶恐,深怕自己或是女兒會是下一個命中註定的悖德者。恐懼、隱蔽、期待宛如詛咒能早日終結。在這樣的女性命運輪迴,像鐐銬般約束,作者吉娜.納海成功地塑造出一股永不可打破的災難桎梏。在中東伊朗這塊風砂地域,猶太與伊斯蘭民族的情愛糾結,每個註定者背負著「我不想把這樣的淚水留給你,所以我離開你,帶走所有傷痛...」,下場還是淒涼。這個或悲或喜之大人生際遇中,拉比家族中勇往直前的女性們,前仆後繼地站在風暴圓圈的邊緣,醞釀一股女性想扭轉註定宿命的奇幻語言,爆發驚人的美感詩篇與綠色能量,重新塑造自己的生活機會和抉擇。


透過作者之眼,君權與民主的政治鬥爭,加速了中東貴族的興衰的新視界,奢華的生活,寥破的流亡之旅,極端又對立的感觸,灰色的不安隱隱流動著,神祕而幽邈,有說不出來的鬱悶感,巧妙帶出伊斯蘭和猶太文化交織在一起的希望與絕望,用華麗柔美文字一一堆砌出尖銳的引人入勝與令人信服的情感痕跡,化為一股含有沙漠乾燥的風,刮出一道道難以抹滅的喜悅或悲傷。


若說人們流亡的傷痛是來自神奇而闇黑的預言,還不如說是世界的傳統決定了百姓生活,而女性的尊嚴一樣不容悖瀆。因此~穆斯林婦女戴面紗、穿長袍,既為貞潔和社會階層的象徵,也是信仰與維護宗教秩序的標誌。然而~在層層包巾下的面容,有誰會在乎她們赤裸裸地情慾與自由正大聲疾呼著?這些女性會是如此堅毅、瘋狂的行徑,也許在酷熱的太陽下,需要真正的解脫方式,才能澆熄她們被束縛的人性苦悶。


命運真的不可打破嗎? 為了一個這樣包含了大量的魔幻現實主義,跨越寫實與魔幻的格局,作者筆下的女性角色諸諸得到了鮮明火辣又嗆人的性格,讓人印象深刻。在一層又一層的巨牆,親情、愛情、友情,隔離出空間是那樣窒礙而難以呼吸。但~不管命運如何的詭譎,作者總在某個轉折間埋藏一絲清涼可口的氣息,注入比童話故事還純淨的稚心,透露著不肯向生命屈服的女性韌性與魅力是如此的動容。我尤喜歡月亮蜜黎安與貓咪雅麗珊卓,她們代表了對生命的不放棄,積極不畏的象徵,兩株耀眼異彩的女性奇葩。災難不斷下仍強化自己的心腸,生活信仰與期望,才有籌碼繼續與命運詛咒斡旋。擺脫舊世界的窄桎和尋找罪孽的寬恕,以愛打敗了黑暗,飛出去的翅膀透明卻強韌,在新天地裡,家族就此新生。


有人稱譽《天使飛走的夜晚》,比擬是中世紀的阿拉伯故事「一千零一夜」的現代女性中東版題材。其實~抹去神秘的衣裳,在不同時空下,一樣是人性的掙扎百態。就像中國女性裹小腳,日本女性不能上宗堂,對女性的憎惡態度又施捨的仁慈大神態度的綜合矛盾,牽引出隱伏男系社會對女性說是保護,說穿了是占慾與歧視。作者吉娜用光明的文字照亮性別的黑暗,蘊涵了女性的獨特生活經驗,也傳達了女性特有智慧與見解,不在男性之下。磨難之後萃取出一道道純淨的甘醇,具有獨特風味的女性文化經典。






書名:天使飛走的夜晚 (Moonlight on the Avenue of Faith)
作者:吉娜.納海 (Gina B.Nahai)
譯者: 李靜宜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2009.07
ISBN:







----------- * * * -----------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