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有沒有什麼可以給我? 我是合法的...。』_by 羅絲˙崔梅。



然一身,只有隨身幾件什物的東歐新經濟移民者_列夫,帶著在貧窮家鄉一直想要讓家人三餐溫飽的夢想,暫時割捨思鄉愁苦,千里迢迢來到倫敦打拼。初到英國,沒有工作,沒有人脈,加上幾句破英文,他在這裡努力找尋改善生活機會,也努力壓抑日漸強烈難排的歸鄉情懷。


《歸鄉路》是一本描寫新經濟移民,在異鄉奮鬥的心路歷程。一個性格迷人時而憂鬱到極點的男主角_列夫,在罹癌妻子過世之後,村莊居民賴以為生的伐木場也關閉,清苦生活陷入麻木苟活的黑暗裡。為了養活幼女跟老母親,他透過管道,決定隻身前往富有的國度找尋工作機會,成為一名擁有合法身分的經濟移民。從生涯的原點到矢點,我相信,經濟移民(俗稱外籍勞動工作者)要進入另一種文化裡,甚至可說是與自己過往生活圈,完全格格不入的地方要討生活,光是對方語言、習俗的衝擊將是一大考驗。入境要隨俗,說來簡單,做起來可不是那麼容易,尤其是對於一個成年人來說,要把自己重新變成一張純白畫布,重新再被上染,的確是一挑戰,萬一適應不良,掏金夢碎,返鄉之路更見舉步維艱。


當我們結束一天在外工作的時間,疲累的身軀所期待的是,趕緊回到親切、溫暖所圍繞的家,放下所有的壓力好好休息,這是家庭最神奇的能量,也是多數人甘願為家庭奮鬥的犧牲。就像書中主角列夫知道,唯有家鄉親友們的支持與期待,才能幫助他繼續忍受煎熬苦澀的信念,午夜夢迴繼續支撐到隔日天白的力量。然而~這樣的愛與歸屬感,是在遙遠的東歐家鄉,慢慢出現的變質也是因為遙遠的故鄉路,時間把彼此間的愛與信念磨出了坑洞。老母親害怕兒子一去不歸而深深埋怨著,女兒害怕忘了父親的面容,摯友害怕他忘記當初承諾光耀返鄉的約定,當這些他所愛的人親們,對他的期待變成懷疑,助力變成羈絆,動力變成阻力時,他開始不安著,恐懼著,當初離鄉背井的決定是否正確? 當個人滿足了溫飽、安全的需求後,對家、對鄉土強烈的思念之情,還有家人、朋友對他越來越深的誤解接踵而來,也讓他睡得不安穩...。


尤其聽到家鄉即將成為新水壩後所掩沒下的水世界,列夫一個人在外無法使上任何力的無力感,以及對落葉歸根的歸屬感也越來越強烈。他頓悟到,親人的生命危在旦夕,不能再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惟有盡快努力把握任何纘錢的機會,才有可能實現某一個在他心中逐漸萌芽,脩關他摯愛的親人的未來,包括他自己,既大膽又可謂是奇蹟的人生大夢。


在作者羅絲˙崔梅生動又寫實的灰色筆觸下,不時地回憶在家鄉與他人互動的生活片段,儘管細末,對照移民者在異鄉打拼時,不斷地驚覺他所曾經擁有的美好竟是如此多,勾勒出一張感性、哀傷的懷念之情。她也不時地強調,以落後社會移民者的單純眼光,真實地反映出有著高生活消費的社會,其種種不可思議的生活面貌,有體面也有見不得光的資本主義心態。兩相對照之下,列夫看似自卑又想往上爬的目的,卻游移在親情呼喚與現實的殘酷之間,他想要早點回家,卻一直是他無法拋下一切回家的理由,也就是金錢。家人希望一家團圓,卻也難過沒有錢、沒有麵包的日子,這矛盾的外地人打拼心態,很容易讓人產生共鳴。或許,作者想要表達的是,人心若能回歸物欲的單純,許多惱人的困擾會減少,許多人際關係也不會越來越緊張。也許是吧。但我想~相同的生活環境下,彼此可以有一樣的物欲要求。但要是不同水平的資本條件下,有比較就有企圖心,就像許多人離鄉背井來到繁華世界,就是想成功回故里。既然擁有一樣的才華,很難野心不變大。


《歸鄉路》,有移民者的移民大夢的艱辛,也有見鄉情怯的歸鄉心情。在深怕找不到一個可以立足的憂鬱下,主角的意念逐漸消沉、悲觀。到最後,絕望如何變成生機,終於找到最初單純的想法:讓家人不憂溫飽,所有難結一一打開,後面慢慢出現的希望,就像黎明之光,懷抱單純希望,我們也可以讓所作所為,有了正向激勵的意義。








書名: 歸鄉路 (The Road Home)
作者:羅絲˙崔梅 (Rose Tremain)
譯者:謝靜雯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2009.10.01
ISBN:









----------- * * * -----------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