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把法律跟秩序擺在第一順位,而是該三思自己採取的每一個舉動...。』_by 盧基揚年科。



酷的生存現實與開創未來生機,冒著可能失智的危險,失怙小孩_奇克列依,藉由加入太空船上「計算模組」的工作管道,成功脫離貧困的星球,到達其他富裕的星球。冒險途中一連串的驚險與巧合,冥冥之中似乎對奇克列依的未來早有定數,他能因而了解到自己本身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嗎?

一直很喜歡盧基揚年科的奇幻文學作品,在他以往作品中(《夜巡者》、《日巡者》、《終巡者》等)的核心精神,不外乎就是良善、邪惡二元共存的哲學辯證。《雪舞者》也是一樣的文學創作思維,兩股勢力背景總是以相互競爭又牽制著彼此的均勢的矛盾,維繫人類社會某種程度的平和生活不至於毀滅。另融入了不少新穎的科學、魔幻元素,像是基因工程、外太空星球移民等等熱門話題,諸番推理與寫實驗證,讓整個冒險充滿懸疑又驚嘆之趣,多少又能嗅出一股以嚴峻環境謂以滋生,發展出既鮮活且獨特的俄式人文哲思味道,濃濃的人情世故,總能發人深省。


要在外太空成立殖民地,生存法則優先要成立,要克服的不只是生物上的生理與外在環境條件的均衡,還有生命永續經營的理念。基因工程的精神,是再製優良的基因,捨棄不好的基因,疾病不纏身,遠離死亡不再是癡夢。然而生物的生命永續最大的焦點,尤其對人類而言,複雜癥結來自精神控制和自我選擇的探討,也就是探討人性。基因複製可以再生一模一樣的細胞、器官、個體,但腦子裡的想法、理念、特質,也能全部複製百分百嗎?複製羊很簡單,複製腦袋又另當別論了。當我們選擇了某個腦袋作為智能的複製,那麼,可想而知的是,善的腦袋讓人上天堂,惡的腦袋也能讓人下地獄,誰又能取代神的地位,決定人類的發展未來?當某個環節出狀況時,人類主宰是否能遏制這脫序的局面? 《雪舞者》把基因工程複製所可能帶來的複雜問題,以人道精神切入點,對嚴謹的科學,斡旋在權力與利益之中,探討其優劣的價值的多寡,是否真正能替人類帶來幸福的未來。


盧基揚年科在文字裡往往用不揾不火的口吻,將激情的肢體行為、精彩生動的情感衝突,交織在一起,轉化成一股內斂的道德批判。利用「道德」與「科學」對立產生的矛盾困境,點出「善」與「惡」之間的過渡模糊地帶,人性將受到道德屬性相當強烈且嚴峻的挑戰。仁義的堅持,忠誠的彰顯,對人類是折磨,但勢必使其心更為茁壯、美麗。要保持自己的正向、樂觀人性是如此不容易,唯有自我奉獻的愛與勇氣,才能強化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信任,對於親人是如此,朋友、陌生人更是如此。那麼,即使耳邊偶爾出現不安鼓動的邪惡言語,詼諧的樂器音符將會調和整段旋律的音色,慢慢沉澱誨暗可卑的聲音。我想~這也是閱讀完盧基揚年科作品之後,在內心雖然會有道德矛盾掙扎的聲音,卻不至於放棄脆弱的卑微人性,總會有光明的一面,在困境裡還有展現善良的強大力量之機會。








書名:雪舞者(Dances on the Snow)
作者:盧基揚年科 (Sergey Lukianenko)
譯者:陳翠娥
出版社:圓神
出版日:2010/4/26
ISBN:978-986-133-323-6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