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跟流氓的價值觀之所以相似,是因為兩者都是徹底的階級社會結構...』。 by _大澤在昌。


日本警界中外號《新宿鮫》的警部_鮫島,以正直不阿的鮮明人格,周旋於罪犯戰爭,與扭曲腐敗的警察制度之戰爭裡,樹立特立獨行的辦案作風,顛覆一般警官的圓融形象,深刻帶出警界不為人知的黑暗一面。被排擠、妨礙的他,默默做著他覺得應該做的事,卻意外破獲棘手的犯罪案件。只是~犯罪者跟執法者之間,誰在玩弄惡?
警察,說來就是恪守紀律的封閉社會群組,律法規條就是他們為民服務時所依循的工作準則,卻也要熟悉惡徒的心態,才能知己知彼,突破犯罪網脈。經常和是非、危險接觸,一方面必須與歹徒鬥智、鬥狠、鬥勇,以期保障百姓的權利與身家安全,另一方面又必須服從整個團隊紀律,遵辦上級交代指令,家庭生活往往被迫犧牲,警察工作的確是吃力不討喜的行業。假如警察官僚制度不健全,內部權勢的暗鬥、角力,將更助長整個體制惡性循環的後果,試問~有多少警務人員已然澆熄體內當初渴望伸張正義的熱情?



《新宿鮫》裏的鮫島,冷硬派的外表隱藏一顆火紅的正義之心,捍衛的不僅僅是自己與生俱來嫉惡如仇的氣概,也反映出他的任何事情全不允許轉圜、妥協的人情世故發生。尤其在這樣高風險、高負荷環境,一個失誤往往有喪命、傷及無辜的危機,單打獨鬥很難有所作為,唯藉由團隊夥伴的高度默契,支援與合作下,以提高每次行動的精準度與人身安全。警察或是軍隊,從來不會闡揚一人英雄的信條,這也是為何英雄書上歌頌的除惡英雄往往活不長命。就算是打不死的007「詹姆士‧龐德」,人家也需要背後一堆有錢、有腦袋的團隊負責幫他保命。單打獨鬥的鮫島再怎麼英勇、機智,在犯罪城裡兩隻手握槍緝捕罪犯,沒有其它夥伴的支援,也只是命一條的單薄。


警察身分有工作內容保密、暗中調查的封閉屬性,為完成任務之各種或好或差的手段,在作者大澤在昌鮮活刻畫的筆觸下,用錢打發,用人情交換、或用權威脅,都是那樣鮮明真實,也看到警察欺負人的威力不比黑道弱。中間可能的人性妥協往往見不得光,更攸關警界團隊的生存價值。或許同事間並不見得認同彼此所作所為,但是警界容不得攤開陽光底下的放大鏡檢視,也因此~往往出現護短意識。正所謂關起門來怎樣修理,總比洩家醜讓外界看笑話來得好。官帶兵是要有學問的,高考出身,仕途順遂的鮫島,卻明擺著不吃官僚體制這一套,加上他只求真材實料、一條腸子通到底的工作表現,更讓那些基層出身的同事備感壓力與不是滋味,同儕關係疏遠、隔閡,上司視為頑固不化燙手山芋。有心人刻意的抹黑、謠言,讓他在一次同儕較勁意外後,被高層活生生的冷凍,這是警界、也是百姓的損失。


表面上這些警察好像很威風,所以多少人羨慕這樣制服帶槍形象。實際上警察工作面對「人」的特殊性,執法光環讓他們承受複雜的工作壓力,脫下制服,他們一樣還是人。頻頻於工作-生活之間的心理轉換與調整之障礙相對也最高,很多懷抱打擊犯罪的正直靈魂,有可能磨成不死(妖)精,也有可能被磨成槁灰,也因此~他們更需要心理諮商與開導。在是是非非的眾多誘惑之下,保證自己的靈魂不被魔鬼勾走。最近的警察風紀頻頻出包,我們知道這樣的文化風氣絕非一朝一夕所致。再優秀的人投入這樣的工作環境,跟我們一樣都是為混一口飯,遲早也會因為五斗米而折腰。只是,拿良知跟百姓福祉,報酬率怎麼算都不划算。


鮫島展示了自己對於所謂公正與正義,不容絲毫妥協的個性,甚至犧牲自己的前途也在所不惜,這就是能讓匪徒有所忌憚,封閉警察圈裡貪污瀆職不敢興,讓小老百姓拍手叫好的警察。可惜的是~官大聲音大,官說小兵從。為官者往往因為需要八面玲瓏,各路人馬面面俱到,這麼多人情世故要應付、斡旋,又有多少官敢這麼正義擺中間? 我們隨著鮫島的眼睛與腳步,看到同儕間為自身利益排擠、抹黑,讓手無寸鐵百姓不相信警察,這又與黑道的施惡有啥兩樣呢?我寧願相信,每個警察都是有良善正直的,如果警界多來幾個不畏惡勢力,敢大聲為公義發聲,不違背百姓所託、良心所譴者,風行草偃下,下屬才會見賢思齊,那才是我們要的真正正義化身,我們也不會有少數老鼠屎卻壞了一鍋粥的感嘆。






書名:新宿鮫 (新宿鮫シリーズ)
作者:大澤在昌 (大沢在昌)
譯者:陳穎宣
出版社:皇冠文化
初版日:2010/08/02
ISBN:9789573326939
 






--------------------- * * * ---------------------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