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相似的東西,不代表彼此一定共同處...。』_by 馬庫斯‧海茲。


拉,白天看盡死亡的年輕看護,夜晚化身競技場上的肉搏女戰士,有時,她只是個不想引人注意的保護者。謎一般的身分與行徑,在她的眼神裡總是充滿看透歲月的痕跡。她是個吸血鬼,可以輕取人類生命的儈子手,卻又是熱衷於科學、醫學領域,想延續人類生命的猶大之裔。想知道她的矛盾故事嗎...?現在的她很願意為大家寫下那些轟轟烈烈,屬於她無法逃脫的宿命,鍍上斑爛鮮血的永恆...。

《猶大之裔》,跳脫我們所知道的吸血鬼軼事架構,注入一種既是嗜血者又是傳道者的矛盾風格。在包含了大量悲劇與血腥之後,有令人感傷、動容的複雜情緒。在作者馬庫斯筆下,吸血鬼家族是個有階級、能力的社群組織。在先人猶大犧牲後,變成與撒旦交換靈魂後的吸血鬼,智慧與能力之高,不屑與其它只行動物本能噬血的巫皮惡(吸血鬼)相提並論。『...巫皮惡只是邪惡產物,我們卻是上帝挑選出來的幫助人類的』。後世承襲被詛咒的永恆,繼續他們先人未竟的使命。



然而~不死魔還是有弱點,沒有靈魂的知能,還是殘留了人性良善與邪惡的利害紛爭,高位上男爵、女爵們之間的勾心鬥角,點燃了滅絕之火。藉由席拉這個外表柔弱、內心剛強的混血吸血鬼,挑戰猶大血族與其他吸血鬼之間,為既得權位與種族仇恨的矛盾。歷經數百年的追捕廝殺,他們所信奉的、也甚為驕傲那身上流的血脈傳奇、高貴烙印,竟然妾身未明。當他們知道~他們並非上帝的贈與,只是撒旦留下的嘉惠。而數百年來以造惠人類尋找永生,只是不想死後下地獄的冠冕藉口。賴以自傲的血統一夕之間瓦解,這樣衝擊有多震撼。


擁有吸血鬼基因的席拉,在人類之心轉變到血族之心的過程裡,從不想承認到認清自己的宿命,以及如何看待生命永恆這件事,可謂是一路拐著腳琅嗆地、跌跌撞撞地。血脈之源是無法否認的,也無法切斷的,就跟所有不死魔、巫皮惡一樣,『我殺戮,是為了終結這受詛咒的血脈』,席拉有黑暗自私的一面,有管不住的衝動與失控,也正因為內心仍保有人類光明單純的愛所致,所以她遺世獨居,獨來獨往,不願再介入別人的權位之爭,以自己的方式成為他人生命的保護者、終結者,這就是一直以來,她總是如影隨形在看護她的血親,更滿足這樣平靜的快樂。


故事從17世紀打到20世紀,不死家族一直在黑暗處活躍著,脆弱的人類周旋其中,看似扮演犧牲祭品角色,卻屢屢因為純潔的愛情逆轉了血戾。「愛情」果然是盲目的,也是衝動的,但也是最有殺傷力的信仰。不死魔克制心裡有條件的嗜血行為的另一層意義是:「可以做,卻強制自己不要做」的理智展現,也就是良知與慾望的拉鋸。《猶大之裔》混合科學與宗教的矛盾,在生命的延續的意義,有相當多積極性的探討,在光明與黑暗的糾葛之下,透過身世之謎的推理,以及人類對於超乎認知之外的恐懼與迷信,佐以鮮血和暴力交織死亡的陰影情緒,暗掩一股特別的黑色魅力。


場場嗜血殘暴的廝殺場面,有情慾糾葛,也有為信仰殉道的壯烈。不死者的道德觀念,已經跳脫人類的思考準則,不再只是真假虛實的人性,還有一種迷幻的魔性。而猶大之裔,比起獸性主宰的巫皮惡,思想更為貼近人類,也更容易混入人群裡。唯一可分辨的是,他們比所有人更能克制自己潛伏的魔性與人性。就算不小心人性一下下,也能很快脫身。比起其他同題材作品,同樣是在愛情、親情、友情間打轉,馬庫斯把這個迷惑人心不死血族,成功塑造出多樣貌鮮明的黑暗使者分支。細膩地刻畫不死魔們內心的恩怨情仇,營造浪漫驚悚的文學氣息,與思想哲學濃厚的心靈救贖作品,賦予不死魔更人性、更魔性的永恆,是本很讓人享受的吸血鬼作品。









書名:《猶大之裔》 (Kinder des Judas)
作者:馬庫斯‧海茲(Markus Heitz)
譯者: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 2010/07/29
ISBN: 9862720093






--------------------- * * * ---------------------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