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自己該做些甚麼,卻沒人有任何行動...。』_by 大衛˙穆迪。


有任何預兆與理由,在下一瞬間,一個正常的人突然變得眼神惡毒、暴力相向,欲置對方於死地的瘋狂暴徒。隨著襲擊血腥案件四起,原被媒體、專家視為一種群眾盲目的仿效效應,紛紛制定一連串的治安防範,仍無法阻止各地突發暴力事件與衝突,像燃苗一般地一發不可收拾,整個世界陷入令人膽顫心驚的毀滅邊緣。《仇恨者》這場無關性別、年齡、種族的生死戰役,人們只會被歸類成兩類:不是受害者,就是仇恨者。唯有時時刻刻心懷恐懼與恨意,才能保護自己...。
基因決定行為,在很多動物行為遺傳科學理論中,我們常可聽到這類「基因決定論」主張架構。甚至新聞媒體開始出現了聳動的暴力基因、犯罪基因等等壞基因標籤,斷定了「人」的行為源自於「主」體基因所決定的「客」體。長久以來,「自由意志」與「基因決定論」的關係,更是學界爭論不休的問題。《仇恨者》便是依照這樣的遺傳行為理論架構,講述的是藉由仇恨基因主導意識,所發動的一種新興毀滅戰爭形態。人類不再是以環境物資,或是文化歷史來決定啟動戰爭,而是敵意與仇恨基因在某個時候甦醒,再度成為活躍的顯性表徵。顯於外成為控制人心智的主宰。可怕在於,沒有人知道誰帶有這樣的仇恨者基因,因此~每個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子女,都有可能於下一秒變成威脅自己生命的敵人。假設諸如仇恨、暴力等基因真的存在,所有相對的良善、美好等基因不再具有制衡克制的機制,無疑將是毀滅人類文明社會賴以繫存的平和法則。



仇恨者與厭惡者之間的不同之處,在於仇恨基因的感官覺醒。作者大衛用一種仇恨與厭惡與否的心靈狀態,把人們分成敵對兩類。無來由的仇恨與厭惡念頭,突顯出人類當下無法避免的衝突與恐懼,營造一股四周可能是假想敵的可怕氣氛,這世界的準則不再是講理、講情的勾通與協調,只有當下屠殺一途。一但感覺到感覺到對方難聞的氣味,對自我生命遭到威脅時,必須比對方早一步出手,才不會被殺死。這是一種自我保護意識形態的突然覺醒,仇恨者非但不覺得自己有錯,反而有一種掙脫束縛與制約的自由與輕鬆,當所謂人倫悲劇頻頻上演,在他們的認知裡,屠殺不過是一種自衛手段。


倘若哪一天,我們的世界也變成這樣呢? 《仇恨者》故事裡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這股可怕的情勢,有可能出門就要面臨死亡威脅。或是自己變成令人髮指唾棄的暴徒,所有日常作息因而打亂、停止,心靈承受的壓力不會比手刃對方來得好過。連那些歷史戰爭中,情勢再如何惡劣,也還有自己熟悉的親朋好友相扶持。而《仇恨者》戰爭裡,朋友、家人,或者是自己都無法預知,熟悉世界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轉變成敵對,這比任何戰爭還要可怕。整個故事就這樣不斷地重複破壞人類秩序的殺戮場景,可能是鄰坊,可能是學校,或是公車上、馬路邊,丈夫手刃妻子,女兒砍殺母親、醫師亂刀病患,不可預知的對立本質改變了世界慣以容忍的樣貌。從上至下,沒有一個人能拿出方法阻止這樣的悲劇再三發生,好像只有殺光敵對的一方,才能中止戰役。我慈悲地祈禱,既然有「HATE」基因的覺醒,那麼,哪天會不會也有「LOVE」基因的出現呢?







書名:仇恨者 (Hater)
作者:大衛˙穆迪 (David Moody)
譯者:林昱辰
出版社:時周文化
出版日:2010年 09月
ISBN:







--------------------- * * * ---------------------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