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比他想像得大上太多,也更險惡...』。_ by 向達倫。


弱的傑貝要展現自己不辱為「快劊」兒子的優良血統,決定遠赴「塗敗崖」向火神祈求得到無上的神力,好贏得家人與眾人的尊重,以及美麗公主的心。這趟旅程淨是仇恨,偏執,奴役,可謂是險惡重重。他與隨行奴隸_鐵人相扶持,一路所見所聞,讓井底之蛙的傑貝脫胎換骨,蛻變成頂天立地的真正男子漢,進而有能力改變整個社會風氣。


作者向達倫的想像冒險故事,總能持以一貫不變的犀利、冷靜的文字,處理各種差異文化之間衝突時的激烈火花。有嚴肅的奴役、死刑、宗教信仰等等課題,有深喻的哲學批判,深刻的道德剖析,比一般青少年的冒險故事,多了教育成人的思想洗禮。像是死刑和奴隸制度是該存在,或是廢除,向達倫用兩個強國耶南耐黑雷,互相闡釋在這樣「人權課題」上的迥異態度。傑貝的國家_耶南國,犯罪者一律處以死刑,而擔任劊子手是個集神聖、榮耀、專業於一身的崇高職業,地位僅次於一國之君。這個國家認為,善用死刑為遏止惡行蔓延、危害社會的最佳方式。而「快劊」一詞則代表他們對受刑人的最後慈悲,人頭落地,一刀乾淨俐落,沒有太多的痛苦。所以當傑貝目睹另一個國家的劊子手身分竟未受到該有的敬重而譁然,且好幾刀砍不死人的非專業,深深感到不可思議與噁心,認為是一種野蠻文明象徵。


諷刺的是,執法技巧超群不啻表示了執行死刑次數越多?那麼死刑有效遏阻了耶南國境內的犯罪率嗎?事實上並沒有!! 耐黑雷國境內不是沒有壞人,他們採用與社會隔離,也就是「牢獄」替代方式,以期革新犯罪者罪孽的中介之所,讓他們有洗心革面的改過機會。在死刑課題上,作者想表達的,只有「神」有權力可以取決人的性命,身為同類的「人」,可以有道德上批判、但是絕沒有操弄生命結束與否的權利。


「奴隸制度」也是一種人權剝削的方式。作者以買賣方式,展現耶南國那種自我種族主義的優越感,來強化他們對建立蓄奴制度的正當性與利益。而耐黑雷國則是強調人不分膚色、種族均應視為平等、平起平坐。從道德、哲學等不同角度,批判奴隸制度存在的錯誤與荒謬。比喻為開化文明的民族,篤信奴隸制度,其實是一種人性的未開化。



另一個宗教信仰課題,作者也有深入的探討。比亞拉人的傳教之行,表面看似高尚無害的傳教目的,竟是滿足食人慾、佔有他人財寶、凌虐人的變態行徑。傳教是否能成功,這群偽善傳教者很清楚,人只有困苦缺乏,生存遭受威脅之際,才會心靈空虛、走投無路,需要宗教給予一個夢想,給予一個對未來的美好,讓人有支持下去的勇氣。若在生活不於匱乏時,宗教能夠介入的力量,實在微不足道。可惜,我們也看到,故事裡那些生活安逸的人們,樂天知命、與動物和平相處,沒有想過家園之外的外來客在溫暖、無害的笑臉,甫一轉身亮出惡劣、無情的厲臉,和平、示好成了他們的致命傷。從小我們會被教育成要有危機意識,不是沒有道理。人可以沒有侵略害人之心,卻不能沒有防備保身之心。不能因自我感覺良好,而忽略「人性險惡」這隻潛在危機惡獸。



《細瘦劊子手》故事裡,父親的態度佔了主人翁傑貝決意遠赴冒險的決定性關鍵。「快劊」父親雖然疼愛這個小兒子,但並不看重他的能力,這是很多父母,尤其在養育兩個孩子以上,彼此間呈現不同特質表現時、其優劣程度往往成了我們會有的期待與忽視上的盲點。「快劊」父親一個或說是無意識的忽視,演變成讓人看笑話,心靈上的屈辱,讓傲氣的傑貝決定要用眾人不敢做的大事,來證明自己與兩個優秀兄長一樣的能耐。他的冒險之路,一開始是傲氣、自大沖昏了頭,等到上路才發現自己的幼稚與無知,這個世界比他想像得還大、還深不可測。就像從井底跳出來的青蛙,他的眼光看到一個不曾想像過的大千世界。幾度生死關卡的擦肩,竟是他一直鄙棄的奴隸_鐵人的捨命相助,傑貝原本所受到道德教育,受到嚴厲的考驗、挑戰。從奴役到被奴役,體會到將心比心,從相互牴觸時的怒不可遏,到虛心接納每種文明之優缺點,也就是一種尊重開放的心態,以及學會與大自然萬物和平相處,男孩一下子成長大躍進,成了獨當一面的成熟大人。


故事裡惡人的自私儘管醜陋、狠毒,看似軟弱的善人,也能成功給予惡人迎面痛擊。《細瘦劊子手》試圖從一個黑色混沌世界裡,調和匯集出世界種種野性與理性的思想潮浪,將人性百變樣貌幻以一場場宛如絢麗的魔術秀。在充滿人權應有的普適性和道義性關懷當中,幽默呈現人生該學得、記取的人性教訓。





書名:細瘦劊子手(The thin exexcutioner)
作者:向達倫  (Darren Shan)
譯者:楊曉芬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 2011/04/06
ISBN: 9789573327868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