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會讓有些傢伙躲在暗處偷笑...』。_by 高村薰。


起原本不相干命案,分屬負責調查警檢單位卻陷入膠著,直到一位自稱馬克斯的年輕男子,向雜誌洩漏相關案情關鍵線索,意外讓兩案有了連結。然而~警方的恍然大悟,卻跟不上兇手再次殺人的速度...。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高村薰的作品,她跟宮部美幸桐野夏生齊名為「日本三大推理女王」。與宮跟桐的推理風格有些不同的是,高村薰的文筆儘管細膩,但女性作家獨特的女性語言情緒更少了些,比較傾向中性偏男性化。《馬克斯之山》為「多重人格」的心理犯罪題材,佐以鮮明寫實的警方職場觀,處處瀰漫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的正面/暗地交鋒。登山社、警察兩種表徵了雄性為主的社群模式。這些雄性暴力的彰顯是為生存、也為尊嚴之餘,讓人不禁思量人類的暴力根源源自「先天」,還是「後天」影響?從很多動物行為觀察實例證實,以「先天」或者是「後天」之二分法實是荒謬的錯誤,「心理缺陷」這個因素,往往改變了人性思維的善惡判斷。讓警方手忙腳亂的兇手水澤/馬克斯,是一名精神上有多重人格的悲劇性人物,潛藏在內心深處的馬克斯,是個沒有社會道德的自我特質的危險份子,與顯於外的另一個身份_水澤的溫和、健忘、無害的性格極端對比,一但強壯的靈魂左右了懦弱的靈魂,暴力就出現了,以至於溫和水澤不時出現脫序,讓人無法了解的偏激行為。生病要看醫生,可是這個水澤也算歹運,遇到壞心看護的暴力欺負,雖然女護士疼惜他,但也出自私心,愛他卻恆以害之。當現代精神醫學無法給予幫助,加上人性不同的私心理由,縱容了水澤內心惡魔馬克斯的壯大。


幼時長期遭受暴力虐待,或是無法承受巨大的壓力創傷,往往易造成人格成長的扭曲,進而在心靈上成長出另一種保護性、或是暴力性格的人物,明顯的失憶、現實感喪失,水澤便是這樣的悲情人物。一個人到底可以擁有幾種人格?心理犯罪案例中著名的「24個比利」,是我目前聽到的最多的解離症多重人格患者。 那麼多不同的人物齊居在小小的腦袋瓜裡,那心理與生理差異撕裂絕對超乎我們一般人想像。作者安排像水澤這樣不按理出牌的解離症人格分裂患者,一但有了施以暴力的機會與能耐,有如一顆不定時炸彈。讓推理故事更具複雜性與戲劇張力。說穿了,水澤是暴力陰影下的可憐人,他生病了,卻沒有人可以真正幫助到他。在當今社會多元發展下,家暴、性侵害若不改善,造成這樣心理上生病之人,只會增加。



高村薰以犀利的文字、冷靜的態度與爽朗的批判,表現出功利社會、以及像警察這樣封閉式職場下的種種好鬥、算計、不安能耐,不亞於一般男性作家推理作品的硬式筆觸。警檢和水澤以各自不同的思考方式,勾勒人生無常與荒謬,凸顯了現代都會人們在社會脈動中的生存困境、逆境,令人窒息也悲哀。筆下眾多角色所衍伸出來之現代人的人性缺失與弱點,既衝突也深刻,透過高村薰的刻意描寫,更顯入木三分。推理小說最重要的靈魂在於尋找動機。安排一個解離人格特質的犯罪,讓《馬克斯之山》因找不到犯罪動機更耐人尋味。也因此~當辦案手法細節起初是雜亂無章,終能一條條理出時越見清晰透徹,有種魚要收網的放鬆感。一如書中讓人生畏又想征服的南阿爾卑斯山般,讀者穿梭於每條線索迷宮厚牆,頻頻鬼打牆的挫折感的另一瞬間,抬頭忽見遠處雪白山峰的寂靜與不動,卑微與渺小等等令人喪氣的情緒通通消散,推理小說最讓人著迷之處不就是這樣嗎?








書名:《馬克斯之山》(マークスの山)
作者:高村薰
譯者: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2011年6月
ISBN: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