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之石


『...不過,別擔心,我的秘密說也說不完...。』_by 阿提克.拉希米。



火浮生,婦人獨自照料從戰場上負傷下來的丈夫,屋裡屋外完全不見希望,只能用過往記憶度過沒有意義的每一天。那些纏繞心頭揮不去的陰霾歷歷在目,所有喜怒哀樂,不為人知的秘密與不幸,她需要一個安全的方式傾洩、解脫。婦人想起了公公臨終前的「桑給薩布爾」石頭神話,看著形同植物人一動也不動的丈夫,她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在阿富汗某處,或別的地方...』,一語雙關,作者在《耐心之石》書的一開頭用了一個地方聯想,先讓讀者有了一個國情既保守且封閉,戰火連連的穆林斯國度之刻板印象。而後進入故事裡情境,一個婦人在床榻前,不離不棄地死守一個沒有明天的丈夫軀殼之命運悲劇。每一句禱告,訴說的是婦人對從軍丈夫的愛、期待與懇求,希望她的信仰之神能夠解救好不容易回到身邊,依舊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一切的愛人。這樣的故事安排時而所聞,若拿掉「伊斯蘭教」、「毛拉」等文化專屬字眼,這個「或別的地方」不也可以是美國、日本、或是台灣,每個文化社會都可以對號入座? 以簡單文字的結構與背後意境的表達,得見作者阿提克輕易挑起讀者熟悉且能理解的共鳴。


我對於阿拉伯文著印象只有《一千零一夜》,相較於它的故事題材豐富,《耐心之石》故事結構有如一枝落根於於山瘠邊上的孤挺花之搖搖欲墜,它既沒有嗆人的驚點,也沒有催淚的關鍵,有的就只是普羅百姓很一般家庭寫照,的確顯得格外貧脊單調。但是透過一介婦人內心世界發聲,意外地撩起了一潮又一潮的驚滔駭浪。對照那些無情戰火在屋外時而呼嘯著、伴隨而來的人走茶涼、人情冷暖的世態炎涼之感,屋內人事寧靜而安詳。伊斯蘭教社會是極端男性意識治國,漠視女性人權的文明,尤其在解讀戰爭議題上,男性與女性的相左看法更是對立,但他們的女性只有嘴唇卻不得有口的壓抑,平淡間隱隱有熱點聳動的躁動不安。這樣的人權不公差異,卻在一方床榻之旁的一人暢所欲言的世界裡,男女轉換了身份,在男女的人權戰爭裡女性有了主導發言權,也多了微妙的戲劇張力。即便整個故事中死亡的陰影從未卻去,但作者的字裡行間仍存著深厚的文學素養,運用一些可能的童話光明,看到婦人堅毅的信念、以柔克剛的生活哲學是如何地體悟一個暴力、不公的黑暗現狀。


作者用女性角度觀點描繪女性在面對種種不合理對待時,儘管被無理地壓抑自我情感,然而~為了捍衛、保護自我人身安全與家庭地位,不得不另求出路的無奈吶喊,兩萬餘字簡短標顯出作者的溫柔見犀利的文筆風格。在高度雄性費洛蒙主導人權的國度當中,女人或許是弱者、犧牲者,但是《耐心之石》書中,婦人不動聲色、沉著應付的冷靜頭腦,婉轉地踢出一記記回旋球路,撂倒一群只會看輕女人能耐的男性,隱喻地讚揚女人應付生活苛刻壓力的生存智慧。「當女人閉上雙眼,男人眼神依然空洞...」,結局是誰勝利了,我想已經不再重要。








書名:耐心之石 (Syngue sabour, Pierre de patience)
作者:阿提克.拉希米 (Atiq Rahimi)
譯者:梁若瑜
出版社:皇冠出版
出版日:2011年10月24日
ISBN:9789573328513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