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是海洋,一個是森林,在廣闊浩瀚的國度裡,原始不可侵犯的一股自然力量,將人類渺小、孤獨、漂泊的靈魂安納於其中,像母親懷抱的搖籃曲,給予療傷癒合的機會。


這是 200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喬(Jean-Marie Gustave Le Clézio)在06年的作品。全書收錄兩篇小說:《偶遇》、《安格利˙馬拉》,探討兩種孤獨邊緣人的命運,如何深沉入大海或森林中,尋找一個生命苦痛與磨練之外,仍然絕對可期的自由解放。



《偶遇》

一個從小被拋棄家庭的父親身影之模糊影響,牢牢地緊箍住少女娜希瑪的心靈,於是~她離開單親母親,偷偷搭上她生命的「Azzara」,她的「Hasard」。遇到了另一個漂泊成性的中年船長默格,兩人從此有了理不斷的情感交集。在陸地與海洋之間,「Azzara號」是彼此對一切生命事物的遲疑、渴望游移的唯一橫渡。文字間有著冒險刺激的海上兒女豪情,也有為品嘗自由不羈的苦澀。「 Azzara號」背岸陽帆而行,儘管海面上的暴風駭浪一樣極具危險性,娜希瑪默格還是決定迎向海的真實擁抱,因為那是他們可以自己選擇讓心靈暫時流放,遠離生命無奈的枷鎖的決定。然而~船還是有靠岸的時候,他們~又能逃避多久?



《安格利˙馬拉》

年輕的印地安青年_巴維托,從文明的社會回到家鄉部落的河岸口_「三源頭」,再回歸到森林,他祖先發源之地,那裡一直習慣他族人動靜呼吸的地方,用原始狩獵生活型態,找尋身上那股祖先血緣脈動,曾有的相同呼吸頻率之歸屬感。然而~文明的邪惡觸角不斷企圖攫住他的手足,勒住他呼吸,走私販子的威脅、帶槍警察的腐敗、族人的不振作,以及對黑人少女的癡戀,他被迫更深入隱藏於暗鬱的魔鬼山谷,神話野火雞駐守的神聖之地。在那裡他的生命像一個野生動物,因而有了更不一樣的感官洗禮。




地球上種族文明的起源,既不是由於某種族天賦優越,也不是由於某種族所處地理環境特別適合,而是「挑戰與回應」的繼續再承傳,也因此沒有優劣之分。且~環境變遷是絕對因素之一,也影響了文明的興衰速度。故~弱勢的文明,更需要強勢文明能力的「捨我其誰」之協助傳承。書中頻頻出現深省的角度,夠殘忍、也夠辛辣。就像作者勒.克萊喬想要強調的是,有些感官性的認知是透過成長過程被放大,被隱藏的階段。不管是在哪個文化下被洗禮、磨練,要得到心靈全然自由解放,就要先勇敢正視自己心靈痛苦根源。



兩個故事,兩種命運,在海市蜃樓的文明世界,熱愛自然、逃離箍索的促使下,就像是一體兩面的映照,作者勒.克萊喬細膩描繪出人心靈活動所構成一股股巨大的情緒大爆炸,可能是愛恨、也可能是仇怨,還有更多複雜的未知糾結,滿滿的負面能量,超越人本身所能包容的極限,但在原始的大自然下,雷電交加、狂風駭浪的震撼下,頓時填補了靈魂支離破碎的缺口,面對大自然無情的面貌,得到一種宣洩與救贖,以及不再恐懼的符咒,人的「自我」傷痕慢慢被撫平。加上大自然多層次變化描述,絕對不亞於人類內心的情緒澎湃的豐富度,如同一節節聲光影像動畫烙印在腦海裡,隨著船晃,腳奔,讀來更具詩歌般美不可言的宏觀視野,果然是諾貝爾文學大師級的功力。











書名:偶遇 (Hasard suivi de angoli mala)
作者:勒.克萊喬(Jean-Marie Gustave Le Clézio)
譯者:藍漢傑˙蔡孟貞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2008.08.22
           2008.11月 二版





----------- * * * -----------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