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瘋了才以為我們會願意為她冒這個險。就為她...』。_by 凱瑟琳.史托基特。


是一段有關凌駕於膚色之外的友誼故事。寫於六十年代,充斥種族優劣主義的美國南方社會,在優雅和歧視的背後,一個年輕白人作家與週遭黑人幫傭女性們合作,跨越膚色的障礙,從厭惡、敵意到全心全意的協助、讚揚,忠實地寫下黑人對於白人家庭的無比貢獻,與遭受萬般刁難及侮辱對待的鮮明故事。黑人女性為捍衛族人權益,第一次不顧生命威脅,勇敢與白人勢力對抗。一場不敢說出來的真相風暴,席捲了密西西州這個傲慢與偏見的黑白社會。

回顧美國歷史,無疑地黑人深受種族主義之毒,偏頗種族思想和制度保障了白人權益,種種矮化黑人的政策,造成有色人種巨大傷痛,人民出現黑白鮮明對立的分野,有色人種永遠只能從事低下勞力工作但求溫飽。在六十年代,貧困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生活難關。在大量聘用黑人做為農業、幫傭的勞力市場的密西西比州更是如此。不公制度強化了貧窮的差距,成為黑白族群牢不可破的壁壘分明。原文書名,The Help,簡明扼要地提出《姊妹》故事的核心,描繪了當時美國南方白人家庭,愛用黑人幫傭的生活剪影。透過優劣族群規範下,看待彼此間言行、信仰的差異,探索並剖析白人雇主、黑人幫傭之間既親密又仇視的情感。既然視有色人種為骯髒帶菌民族,白人婦女卻愛把幼兒交付黑人褓姆照顧,然後又處處制定黑人行為規範,防止孩子依賴信任黑人褓姆,想盡辦法將孩子洗腦成黑、白的階級意識。無論白人如何歧視黑人,他們又不爭氣地需要黑人的幫助,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社會階層現象。


書中唯一對黑人友善的白人小姐_史基特,與黑人褓姆_康斯坦丁之間的深厚情誼,讓她無法理解周遭白人朋友對待自家黑人幫傭的偏執心態。直到康斯坦丁突然離職疑雲,又看到聽到其他不公待遇,讓她想對這些欲言又止、心存疑慮的黑人傭僕做些甚麼。當真相越掘越深,震撼了史基特當初只想找寫書靈感的單純初衷。一場惡毒的誣陷,徹底的改變這群黑人女性的態度,透過愛比琳米妮亞玫這些來自不同白人家庭的女僕生活,驚恐、悲憤、無奈、軟化與不服輸,娓娓道出她們一直以來是如何戰戰兢兢地遊走黑白界線。史基特發現~打心底想要幫助這群黑人女性,不光只是工作,也是為她的白人朋友、家人贖罪的使命感。


小說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愛比琳米妮這兩個黑人好友角色,她們忠心耿耿的為白太太家庭付出一切,疼惜白太太家庭的小孩們,但在不被當人公平對待的權益上激憤不已,又擔憂自家人的生存危機而默然承受,內心矛盾與衝突讓人心酸。「適者生存」法則被用來為社會階層現象、種族主義正名,剝奪人生來平等的權利,這現象各國皆可見。這種粗糙的生物種族分化法不過祇是自私自利的劣根性。人民政府永遠總是慢半拍措施,弱勢族群想聽到重視的積極聲音,唯有在民主選票的需求上,選完就沒有了。媒體在報導種族事件的時候,往往缺乏客觀深 入立場,只講究票房效應才是經營策略,無形中現實和功利,成為種族之間無法和平共處的衝突點。不要說祇有膚色種族間歧視,就算是同膚色族群間一樣存在有歧視現象。因此,我們也看見了白人家庭裡,彼此間相互較勁攻訐,合盟打擊孤立的齷齪手法。


《姊妹》,她們的黑與白故事充斥衝突與親密,也有不少互助的光輝,透過黑人女性的角度,我們得以看見那個年代的種族歧視與堅定信仰。不是每個白人都麻木不仁與殘忍,也不是黑人都是逆來順受。史基特跟這些黑人女性經過長時間的相處,用同理心與信任超越了膚色的生物層面,拯救失望的心靈。當脫下有色眼光,同等對待,用心體會,膚色不過是生物基因的差異性,膚色底下每個靈魂光彩都是一樣,





書名:《姊妹》(The Help)
作者:凱瑟琳.史托基特(Kathryn Stockett)
譯者:王娟娟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2010/08
ISBN:9






--------------------- * * * ---------------------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