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完全沒有料到,我錯得有多麼離譜』。_by 娜塔莎.坎普許。


10歲女孩娜塔莎,以為自己長相跟那些漂亮失蹤女孩不一樣,不是歹徒喜歡的菜色。卻在一次上學途中被綁架了,自此墜入沒有時間的地窖生活。八年半以來,歹徒施以種種精神上與肉體上的隔離、虐待、奴役手段,她被訓練成逃跑意味死亡的膽小鬼。更明白她與歹徒之間,只有一方可以活下來,而這也是支持她活下去的理由。

被害人被囚禁八年半,媒體的捕風捉影,穿鑿附會的臆測,隨著歹徒撞火車自殺,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少女娜塔莎,讓一樁轟動全球的囚禁案件格外引人矚目。然而~選擇沉默的她,因沒有強烈的控訴,卻被冠以「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做錯事的並不是她呀』,於是娜塔莎決定現身說法,透過書寫方式,一血一淚地,以殘忍極端的手段,自我回顧那段身心俱創、不堪回首的非人生活。《3096天的囚室少女娜塔莎.坎普許》一書,並非只是一本倖存者的心路歷程,更是作為該段陰霾歲月終結的告別。淡然文字勾勒出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複雜的關係樣貌,人性中偏執頑固的齷齪、不堪之舉,試圖想像歹徒精神上的加害偏執行為的摸索。



3096天,一個女孩銳變成女人的悠悠時光,卻歷經非人的對待。從無法接受、脫逃無望、逆來順受,成為被貶為比牲畜還不如的非人角色,一路讀來令人髮指,也為娜塔莎的不幸深深難受。一個獨自關在牢籠裡的孩子,失去所有依賴,知道世界連結只剩下歹徒一人。要活下去有賴歹徒的存在,所以前幾年的歲月,雖有反抗掙扎,歹徒對待還算人道,倒也很認命。直到歹徒第一次的毆打行為發生,食髓知味的他知道自己可以成為女孩為所欲為的神,啟動了往後恐怖夢境。「愛麗絲夢遊仙境」可以醒來,娜塔莎卻永陷噩夢裡,分分秒秒遭受歹徒病態性的迫害。加上長期的營養不良,更影響女孩思考邏輯的運轉。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成為開啟籠牢也不敢飛出去的鳥。



那個小時候曾經的夢想~「只要我真心想要,只要相信自己作得到,任何事都能辦到」,「幻想」是她唯一可以不受歹徒左右的感覺,她開始懂得要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如何順著歹徒的想法,才不會被毆、被禁食,任何可以活下去的方式她都願意去做,即便是失去做人的自尊,默默地把「我會長大」的高大、強壯、自信力量,轉移到未來扭轉生存的最後希望。誠實地頗析自我心態上每個階段的轉變告白。對於接連不斷地行為暴力只是陳述,沒有暴力下的受害人總有太多憤怒、激動的情緒。也許十歲以前的家庭生活,她比同齡孩子在心智上比較早熟、更需要關愛使然,歹徒自詡是創造新生的她之神,讓她在某個程度上對歹徒病態性的依賴。從頭到尾,她從不想為歹徒開罪、找藉口,卻明白自己要活著,全仰賴歹徒的供給,甚至,明白囚禁在這個籠牢裡不只是她,還包括歹徒他自己。也丟出一個她對警方辦案方向的疑惑: 『我被綁架的有用線索曾經這麼明顯,這八年半以來,為何沒人可以循線找到我?




有個情況讓我覺得驚訝,畢竟女孩是從十歲就被綁架,在歹徒有限度篩選的書籍、廣播等等閱讀影響,她對人性上的深刻描述確實相當清晰,也就是說~娜塔莎的故事,多了很多彷如醫學、心理學家對於偏極人性的層面上之深思研究、客觀地還原整個地窖生活的來龍去脈。我想,或許是脫離地窖生活之後,娜塔莎努力地、且大量吸收曾經被橫奪走求知的權利。加上親身遭遇,那些學說更能有效地吸收,讓她有條不紊地處理雜亂矛盾的人性議題。重新獲得自由重生。這幾年來,她不再希求多少人願意相信自己,二十多歲,歲月才很年輕,她只想跟「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愛麗絲一樣,親手結束這場煉獄噩夢,人生不再是處於莫名恐懼威脅,被人主宰的夢魘,「只要我真心想要,只要相信自己作得到,任何事都能辦到」,勇敢迎接下一段人生。整個囚禁故事不走悲情話題路線,而是理性的故事還原,對於諸多爭議的抨擊一一反擊,重獲新生的日子的適應也是困難重重,更可見娜塔莎的勇氣,她不單只是一個倖存者,更是一名勇者。









書名:3096天的囚室少女娜塔莎.坎普許(3,096 Days)
作者:娜塔莎.坎普許 (Natascha Kampusch)
譯者:陳俐雯/李璞良
出版社:商周文化
出版日:2011/03/07
ISBN:9789861206523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