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女兒在哭泣


『我的工作是代表國家裡最貧窮的人民,是我生存的意義...』_by 法齊婭.古菲。

齊婭.古菲,出身於阿富汗古老的政治家族,從罩袍之下不被回教社會正視的女性角色脫胎換骨,成為2014年阿富汗呼聲最高的女性總統候選人。「政治」是她另一種形式的丈夫,無私的愛讓她竭盡所能地奉獻一己之力,進入從來只願聽到男性聲音的國會殿堂,展現出阿富汗女性種種堅毅與韌性的一面。透過一封封寫給女兒們的信件,諄諄教誨之中除了表達對女兒們的愛,也勾勒出那個生命與信仰如何地被迫害、踐踏與考驗的成長樣貌,造就出不平凡且令人動容的人生歷練;更為祖國女性找到一個向世界發聲的直接、有效方式。身上背負的希望之光儘管微弱,冒著時時刻刻仍有被暗殺的危險,法齊婭.古菲仍忠於自己選擇的這條信仰之路,生命威脅依舊存在,「阿富汗的女兒已不再哭泣了」。

在民主國家裡,女性出人頭地是很不容易的事,在穆斯林社會更是天方夜譚。「阿富汗的女兒在哭泣」,將日前阿富汗最受愛戴的女政治家_法齊婭.古菲的人生故事,結合家信與傳記的回憶錄,娓娓道出一個穆斯林女性如何戰勝各種痛苦逆境,幾度從鬼門關奇蹟逃出,其勇氣與智慧令人欽佩。我們從當事人的角度去發現很多不為外界所知的歷史樣貌。在阿富汗完全可以體認出生命不分貧富、貴賤的意義,可悲的是,那是一個生命不被尊重的國度,而是手握槍桿子、地埋地雷來決定人們下一秒的生與死。當初回教徒教義原是要來保護包在罩袍的女性及弱小的小孩,因為政治立場對立的利害糾葛,婦女跟小孩在「槍桿子」下被視為大型、無用、沒有思想的動物。多年來外強侵略與內戰紛擾,耗盡了阿富汗的國力,伊斯蘭保守教義也改變了美好良善的回教教義本質。

以性別平等主義眼光審視目前世界上仍通行一夫多妻制的私有制文化,的確讓人不予認同。回教這種血緣枝枒連結,與舊時中國或是歐洲王侯朝代的選妃納妾文化,又有程度上的差異性。差異在於皇族權貴者希望保持家族高貴血統,獨佔眾多優質女性於中央,卻又聚而不禦,長久下來只會耗弱國力,走向滅亡。法齊婭身為現代知識女性,對此卻抱持高度認同。她認為,在穆斯林教義裡,一夫多妻制並非只是單純滿足了男性權力和地位的象徵,而是將生物自私天性給予合理化。透過信仰賦予父系權利,減少了爭奪、殺戮紛爭,女性被迫將小愛轉為大愛的自律觀點或許專制,但為確保家族的穩定,藉由物種基因多樣性之優生與優育,以及社會階層間的融合,強化了每個大家庭結構強度,超越了世代距離,也超越了性別主義,進而帶來社會穩定性與民族的延續力,在天然環境與物資條件分配不均的國度更見優勢。她也是透過這樣的家族凝聚的力量支持,擁有諸多政治有力人脈,進而有機會幫助傷痕累累的國家止血、復原、重新站立、強壯起來。

基本上~用道德律法規範人性有它一定的效力,不可否認的是,從人類史學上演化教訓,一夫多妻制多半為盛世穩定的社會才有機會蓬勃發展,一旦天災人禍橫行,再好的、再完善的社經體制也是崩解,重新洗牌,人們生物本能取而代之。所以~我們看到統治阿富汗不管是蘇維埃、聖戰士、還是塔利班、只要掌權者存有恐怖邪惡的意識形態,剝奪了人民生而安全的權利與受教育的機會,限人民無知而好於操弄,對人民、對國家都是大大的磨難與不幸。


現在恐怖主義之所以會如此猖獗,除了反西方殖民文明、美帝主義的強勢侵略,中東、阿拉伯世界的民族間封閉矛盾情結,與宗教極端教義的衝突摩擦,加上媒體的偏頗式渲染報導,助長了外界對於中東、阿拉伯世界的恐懼與誤解。誰能不看到頭纏巾穿罩袍,留著一臉大鬍子的穆斯林子民,就下意識貼上恐怖份子標籤,唯恐避而不及?在每一封信裡,抱持「沒有明天,凡是當下就要盡心盡力去完成」信念的法齊婭.古菲,總是用充滿感恩與善念的筆觸告訴女兒們,阿富汗是個文化豐富、充滿傳統榮耀的國度,從推舉部落領袖到國會選舉,擁有值得驕傲的民主傳統體制,身為回教徒更是一件光榮的事。千萬不要因為他人的錯誤想法,進而對自己祖國感到失望、鄙視。儘管現在的阿富汗依舊飽受戰事危機的威脅,外界總是醜化祖國,民主體制也尚未洗脫舊時殘留惡習。但是~法齊婭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政治戰友堅信,身為政治人物不是求取豐厚利益,而以實踐百姓福祉為宗旨,時時刻刻要記取勿重蹈塔利班政權的偏激歷史覆轍,以公平正義實踐國家安全、讓人民擁有受教育權利,方能帶領阿富汗走向光明富強之路,向世界證明阿富汗是個值得尊敬的國家。

如果每個政治人物都能像法齊婭所言,這樣不畏強權、惡勢力的勇敢態度,真正為大眾福祉發聲,風行草偃之行,哪個國家焉能不強盛?






書名:阿富汗的女兒在哭泣 (LETTERS TO MY DAUGHTERS)
作者:法齊婭.古菲 (FAWZIA KOOFI )
譯者:侯嘉(王玉)
出版社:大田
出版日:2012年07月01日
ISBN:9789861792552




創作者介紹

黑海中的璀璨(嗜讀吧)

hel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